与雷士照明重组终于告吹 关闭LED芯片工厂ST德豪
ʱ䣺 2019-09-16

  这场自2018年1月就开始筹划并推进许久的重组,终以雷士照明突然退出宣告终结。与此同时,深交所在向*ST德豪下发的关注函中,要求德豪润达解释本次终止的原因过程

  8月12日早间,广东德豪润达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德豪润达或*ST德豪,002005.SZ)发布公告称,公司于8月11日收到雷士照明控股有限公司(下称雷士照明)发来的通知函件,后者宣布已决定不再继续推进德豪润达收购其中国照明业务的交易。

  德豪润达同时公告称,雷士照明及其全资子公司耀能控股与国际投资机构KKR在8月10日签订股权收购协议,拟向KKR出售雷士照明中国照明业务70%股权,累计总交易金额约55.6亿元人民币。

  这意味着,这场自2018年1月就开始筹划且推进许久的重组,终以雷士照明突然退出宣告终结。与此同时,这场马拉松似的重组亦引发深交所关注,在向*ST德豪下发的关注函中,深交所明确要求德豪润达解释本次终止的原因过程。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德豪润达与雷士照明本身就是关联企业。德豪润达的实控人王冬雷为雷士照明董事长,而德豪润达又持有雷士照明20.57%的股份。

  这起收购,起源于德豪润达筹划对王冬雷及/或其指定的企业和其他第三方,以及雷士照明持有的惠州雷士100%股权收购的事项,交易预计作价40亿元。德豪润达曾于2018年1月26日起停牌,后于当年7月2日复牌继续推进重组。直至2019年8月12日,该重组事项宣告终止。

  但是对于关联方之间的这起重组终止的原因,虽公告中有所提及却语焉不详,仅表示“雷士照明作为香港上市的独立法人主体,其对资产的出售有独立的选择及判断”,此外便是“8月11日,公司收到雷士照明发来的通知函件,主要内容是其管理层经过慎重的考虑与内部评估工作,宣布雷士照明已决定不再与德豪润达继续推进德豪润达收购其中国照明业务的交易。鉴于此,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终止。”

  对于德豪润达的含糊解释,深交所要求董事会说明与交易对方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具体原因、具体决策过程、合理性和合规性、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后续安排,和拟采取的违约处理措施。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交易的对手方——雷士照明发布的公告中,重组终止的原因表述稍显清晰,或许是为了卖出更好的价格。

  雷士照明在提到此次向KKR出售股权的交易情况时指出,随着LED照明产品的全球市场渗透率提高以及海外新兴市场的崛起,海外市场已成为LED照明企业战略布局的新选。集团已在欧洲、澳大利亚、中东、南美及东南亚等地建立国际销售及分销业务。在此情况下,出售事项是雷士照明业务优化策略的一环。

  国际业务方面,雷士照明预期将从出售事项收到不少于8.79亿元的净现金收入,将用于对公司国际业务作进一步投资。目前,雷士照明正在东亚建立LED照明产品生产线。此外,公司拟透过并购扩展国际业务,并且考虑收购经营照明品牌及专注于欧洲或美国的企业间模式的收购目标。

  相关公告指出,雷士照明及其全资子公司耀能控股拟向KKR出售雷士照明中国照明业务70%股权,累计总交易金额约55.6亿元人民币,高出德豪润达筹划收购惠州雷士100%股权的40亿元。

  据德豪润达发布的今年上半年业绩预告,境况十分不景气,预计上半年将亏损3到4亿元,而去年同期实现了盈利2010万元。

  德豪润达表示,2019 年上半年LED 芯片市场环境持续不景气,行业产能扩张带来的产能过剩状况并未得到有效缓解,再加上行业库存积压,导致 LED 芯片价格持续下跌,本港台同步报码室公司的 LED 芯片业务毛利为负。

  为减少芯片业务亏损,德豪润达主动减少LED 芯片的投产量。同时,为加快现金回收,公司还以降价方式清理库存,导致上半年LED业务销售规模、毛利率均同比下降。

  LED市场持续下行,逼得德豪润达断臂求生,此前透露的信息显示,该公司计划于7月份开始推进关闭LED芯片工厂。在7月10日的公告中,德豪润达表示,最近两年,国内LED芯片市场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产能持续过剩,芯片价格持续下跌,尤其从2018年三季度开始,情况持续恶化。2018年12月,管理层拟定了关闭LED芯片工厂的计划,同时结合2019年的经营情况,董事会同意并授权管理层按计划稳妥实施以“关停并转”为手段尽快处理芯片制造业务,争取在2019年第三季度完成。

  LED芯片作为德豪润达曾经的重头业务,关闭工厂势必会造成不小影响。在答复相关询问时,德豪润达表示,短期内会产生员工清退支出、存货、资产处理的潜在损失等影响。

  德豪润达在公告中表示,关闭LED芯片工厂,从长远来看有利于降低公司整体的经营业绩压力,缓解公司长期投入LED芯片的资金压力,确保公司有更多的资源发展其他业务板块,有利于将公司的整体经营重新导入正常轨道。

  但这个“长远来看”究竟有多远,仍然是个未知数。同时,在谈到关闭工厂后下一步的经营战略时,德豪润达只谈到“积极采取措施”“优化资产业务结构、多措并举、梳理调整组织结构”等相对空泛的话语。

  已经被带“ST”帽子的情况下,雷士照明突然退出,留给德豪润达的空间更小。如果要想避免退市的命运,德豪润达只能把握住今年仅剩的一个多季度时间。不过,突然终止的重组和上半年巨亏的叠加因素下,德豪润达还能靠什么来自救?